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草木间

A Cup of Dancing Tea

 
 
 

日志

 
 
关于我

做了插画师的撰稿人不再是编辑。 欢迎约稿、约画、买画。画作见下方“我的豆瓣”>>相册。

网易考拉推荐

理想  

2009-02-02 10:40: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文是我的兄长、老师、挚友丁三写于1月22日的札记。在无数个对酒当歌的晚上,他们几位挚友慢慢拧成一股结实的绳子,找到并走上一条在暗夜中闪着微光的路径。非常遗憾我不在场,我总是不在场。承蒙三哥不弃,将这篇《理想》给了我分享。当时我就激动地看了三遍。今天早上,看到老白将此文贴在了开心网与他的朋友分享,我也突然想分享给我的好友,这篇我视为珍宝的文字。其实还是私念多一些,这样的文字,会让我总是絮絮叨叨、趋于琐碎的博客蓬荜生辉。时常看看,提醒我该怎样生活,怎样努力,怎样坚持;在漫无边际的生活的挣扎中,还有怎样一群气息相通的朋友,在远方相互支撑。我们从不孤独,我们不再孤独。

 

————————谢绝转载————————
  
  今天我满含泪花,看完了奥巴马总统的就职演说。作为一个有着深厚汉语情结的人,我的激动是因为它说出了人类的一些永恒价值,希望、信心、公正、勤奋和自觉、青春、使命感、永恒的真善美。
  作为一个不了解西方特别是美国的人,我第一次感到,没有孔子、没有司马迁和李白的美国,没有席勒和歌德的美国,它最伟大的作品,是让那个黑人青年站在千百万人的中心,诉说着自己的理想,一个国家的理想。
  这个理想在华盛顿和杰斐逊的身上,在林肯和罗斯福的身上,在肯尼迪和奥巴马的身上。正是他们的伟大先辈,诉说出了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并让一代代青年感染于、捍卫着这些理想,从而缔造了一个最繁荣、最强大的国家。
  对美国精神的理解,我从来没有这么深切过。
  我们有着共通的人类之心。正因此,在他们宣示灿烂的理想、坚定的信仰和诗化的理念时,我们如此真切地感受着我们的生活环境:庸俗、投机、乡愿、世故,暮气沉沉。在这幅图景下,最能干和最优秀的青年缺少机会,官僚的做派充斥着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能够展示这个国家气质的一切场合,无论官员讲话、春晚还是奥运仪式、国家庆典,全都充满了黑色幽默式的荒诞。这里有着一切肉体的安排,却没有给精神留下任何余地。权力和欲望占领着这个国家,正如赵本山们充斥着这个为人类奉献过孔子、孟子、庄子、屈原、司马迁、嵇康、李白、杜甫和苏东坡的伟大国家那样。
  所有这些,庸俗、投机、乡愿、世故,和我们,和这个小小的团队,不是非此即彼的对立关系。因为我们也生活在这当中。它就在我们的身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时代病。
  我们必须战胜它们。而能够帮助我们战胜它们的,只有两个字:理想。
  只有理想才能让我们知道自己是谁、要怎样、要怎么活,只有理想才能让我们充满激情,才能让我们在死去时比出生时更美好。也只有理想,才能让我们用精神去战胜肉体、心灵去战胜欲望、用真善美去战胜假恶丑。
  那么,我们的理想是什么呢?
  我们说过,我们要有一家酒吧、一个自己的书店,一座自己的庄园,还有一个能影响两代以上人的戏剧公司。我们想要诗酒人生、和而不同的生活。但前述的那些并不是理想,它们只是我们生活的载体;而倘若没有理想的话,诗酒人生、和而不同也是不能长远甚至不能实现的。
  我们说过每隔一两年,我们要创作出一个让中国人为之落泪、为之唏嘘、为之振奋、为之向往的戏剧作品。我们说过,在这个价值生活极为苍白的年代,我们的作品要成为中国人精神生活的重大要素。但这些只是我们想做的事,它也不是我们的理想。至少不是我们理想的核心。
  我们旨在创造一个典范:在这个污浊的时世,有一群青年,可以依靠自己的天赋、才华、心力和勤奋,成为它所从属的行业的领袖性人物。我们想要证明,无论时世怎样污浊,环境怎样恶劣,青年们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而不是只有出身、钻营、察言观色、自辱辱人才能达到这一切。我们想要说,我们是这样的一群人,我们所能够达到的一切,并不因为任何外在的而不能够达到。因为它就在我们的心中。我们的通往它,只是通往我们想要的。
  但这也只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它也不是我们的理想。
  所有这些,是载体,是事体,是规则,是为理想服务并与理想交相辉映相得益彰的保障。而在动态的、“生生谓易”的结构中,我们必须明确自己的理想,以让它与上述的这些不断化合、生生不息,并成为自己创造力源源不断的来源。
  为什么中国最好的作家都是“一本书作家”?为什么那么古老的一些东西,大多数中国人熟视无睹?为什么最聪明的青年最后都成为物质、欲望至少是经验的奴隶?这里有缺少团体、缺少载体、缺少事体的原因,但最大的原因在于没有理想。
  我们要避免成为经验的奴隶,要避免成为时世的奴隶,我们要源源不断地产生着天才的视角、天才的剧作和天才的作品,就离不开我们的理想。理想是煤、是石油、是木材;在此之外,理想还是我们生活的依据,是我们之所以为人的价值所在。
  我们的理想是什么,要看我们内心最大的冲动是什么,要看我们自觉投身的事业与自我认同的先辈是什么。我们是一个很年轻的团队,无论哪方面都年轻,但我们要秉持的是最古老的价值观念和生活信心。那就是真善美,那就是汉语,那就是我们头上闪烁的群星和那些肉身已经离开、但从来不曾远走的先辈。
  那是孔子。孔子活在一个怎样的世道里呢?三百年来,这个国家的先贤,即使有拓殖、有暴力,但为的都是传播一种生活方式和世界观念。但在孔子的时代,不一样,人多枪多的就要吃掉人少枪少的,是权势而不是理想占据了生活的主流。肉身开始压倒理想。在这个情况下,孔子做《春秋》,以彰显理想的载体也就是汉语与暴力的对抗能力,所谓“《春秋》出而乱臣贼子惧”;孔子做《中庸》、写《易传》,以告诉人类世界自有大道在,在死亡面前,一切权势都是短暂的、朝露式的,就像老白写西藏的那个,“一阵风吹过,发生的故事便消失得了无痕迹,只有一串串经幡在风中摇曳”。孔子据说还整理《诗经》,以为生活的、审美的内容提供滋养。孔子在那个礼崩乐坏的年代,以史显善、以道显真、以文记美,一句话,他是以汉语为载体,为真善美留下一个大空间。
  孔子之后,是孟子。到孟子的年代,暴力更占上风了。孔子还想过挽世道、救人心,而孟子就不想了。他谈气节、谈气象,所谓“独善其身”。他就是以自己为载体,去容纳真善美,去以个体的生活告诉权力,权力也有抵达不了的地方,所谓“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他去告诉后世的青年,无论身边的环境如何,你想怎么活,你就可以怎么活。所谓“养天地浩然之气”。
  那是司马迁、陶渊明、嵇康、李白和苏东坡。那是关汉卿、孔尚任、曹雪芹和鲁迅。那就是我们伟大的先辈。先辈们大多一生坎坷,乃至穷困潦倒,但他们都以自己的一生为载体,去演示“不可夺志”的气节,去展现任何权力、任何外在的污浊都不能染指和侵占的一个空间。那就是真善美。那就是关于“真”的人间大道,关于“善”的为自己、为他人乃至为全人类的高滔情怀,那就是关于“美”的当下。
  我们是一个很小的、很年轻的队伍。但我们的伟大先辈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告诉我们应该怎么生活,应该做怎样的人。我们是薪火相传的又一棒,是以汉语为载体,将自由、宽容、“活在当下”、成就人格和有意义地生活等这些内容,秉承给我们自己、传播给我们朋友、并将之传递给我们子孙后代的一群人。
  我们应该这样地生活。奥巴马说,“我们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记住,在面临挑战的时候,我们没有屈服,我们没有逃避也没有犹豫,我们脚踏实地、心怀信仰,秉承了宝贵的自由权利并将其安全地交到了下一代的手中”;而我们说,我们有着世界上最美丽、最精深的语言,有着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透彻的先贤,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将这种语言、这些先贤圣哲最杰出的信念,“活在当下”、“诗意地生活”,以及任何时候不灰心、任何时候都“筋骨欲裂、默默支撑”的信心,传递到我们孩子的手里。
  在近两千年的历史上,我们先人的格局越来越小,从孔子到孟子、曹雪芹的先贤演替,可以看出这一点。因为权力犹如水银泻地地渗透着一切。但我相信,一方面,我们活在一个最坏的时代,所有的精神与价值资源破坏贻尽;另一方面,我们也活在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传统的权力格局正受到贝多芬、卢梭、席勒和歌德他们的挑战。受到整个西方的挑战。在这种大时代的交替处,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就可以活出我们自己,活出汉语民族的精髓。
  谭嗣同说,“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他是慷慨的烈士,是以自己的鲜血呼唤后来者的豪杰。但这里头有两个问题:一是权力渗透到了那个地步,人心沉沦到了那个地步,他的格局自然也就小了。他应该好好地活,去寻求更大的、更自由的生活方式;二是他生在一个工具理性最喧嚣的年代,他不明白“活在当下”的价值,也不明白中国人和孔子最核心的精髓。他唤醒了几代人,从陈天华、邹容的几百人到1937年的几百万人,但所有这些人,无一例外的特点是甘当历史的牺牲。
  但历史从来如此,除了“好好活”、以自己的一生去实践真善美,没有哪种社会、哪个图腾是值得信任的。活在当下、“好好活”是最大的价值。
  以心灵的而非观念的为出发点的生活,是最大的自私,也是最大的不自私。因为观念常假,而心灵永真。这就是辩证法。
  正直、公平、善良、勤奋,所有这些,之所以能够作为永恒理念,是因为它们挣脱了观念,成为心灵的“保障”,并通往每个人的最大发展。
  警惕一切权力。警惕一切社会图腾。无论口号是“社会主义”还是“民主”。我们永不介入一切政治。
  我们的信仰,就是反对权力的渗透。
  我们的标准依据,就是当下的自己,是否真、是否善、是否美。
  我们秉承着这样的价值观念。我们为它而奋斗。纵使默默无闻,亦自顶天立地;纵使一生潦倒,亦自百死不悔。
  一个领袖在就职演说上,只会谈“事”的政权,注定了是没有希望的堕落之邦;而一个秉持着先辈的伟大理想、并真实地捍卫着一个国家的价值观念的民族,则是永远年轻、充满朝气的民族。在古老与年轻之间,唯有理想能使之常青。也唯有理想,能够激发出一群人、一个民族的认同和激情。
  在认同和激情面前,什么事做不到?什么青年激发不起来?大家还记不记得我们去年的春天?
  我带队伍的能力,以理想为分野:充满激情的时候,我很容易就可以创造出一个生机勃勃的团队;因为那些激情,是青年们永恒的燃料。它纽带着“事”、人际和生活。而反之,我则不行。
  请大家监督我。让我不忘自己的理想。
  那么,我们的理想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的理想是,招揽、聚集、养活和激发这个民族最优秀的文艺青年,让他们与我们一起,为这个民族保留真正的元气。我们的庄园,要成为这个民族即使不是最大也是最好的艺术村之一。在这里,我们与他们声气相连,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们说过“和而不同”。这个“和”,既是“和气”之“和”,也是“应和”之“和”。我们声气相连、心灵相通、相互应和。
  我们的理想是,为这个民族保存最古老、最朴素、也最重大的那些要素,比如“活在当下”,比如“诗意地生活”,并以此去见证天地大道,并留存一种现世的范本。生应当活,是谓生活。我们见丑而正、见善而激、见美而发。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狭隘的“诗酒人生、和而不同”,才能变成气象万千的“生生之谓易”。
  我们的理想是,去参与和保留这个伟大民族至深、至美的精神之魂,它已经被历史无数次地证明了,它是大海,西方的所有文明成就,都要百川汇流地进入这个海,否则这个民族不可能生生不息五千年,而那些最杰出的大脑、最美好的西方心灵,无论席勒、歌德还是海德格尔,也不会如此虔诚地匍匐在我们的孔子、我们无数的东方圣贤面前;在此之外,我们还要去吸收、去借鉴西方文明最杰出的产物。白人民族最优秀的禀赋,正在于始终给心灵、观念乃至大脑留下它独立于权力的空间,并以此去建构它的政治制度。他们因此使他们最优秀的天才,不断接近着东方。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或许我们看不到二者的完美融合,但我们的后世子孙能够看到。
  我们的理想是,一方面,去保留、去“活在当下”,去实践我们大美的、“无往而非艺术”的生活,另一方面,是去做薪、做碳、做石油,并让我们的子孙不至于匍匐下身躯,做历史和后世的牺牲。我们要在这二者之间,找到最好的平衡点。
  为此,我们绝不做历史和后世的牺牲。因为我们只谈普世价值,比如公正、善良、包容、勤奋以及理想。普世价值是我们的底线,也是我们的边界。
  让我们不仅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让我们还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让我们共同献身当下的生活,以此激发出我们的所有美德;让我们共同献身伟大的理想,不仅不负此生,而且为家人、为社群、为汉语民族、为全人类,留下一个让人荡气回肠的借鉴。这个借鉴,就是我们对人类的最大贡献。
  让我们为之努力,并开始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