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草木间

A Cup of Dancing Tea

 
 
 

日志

 
 
关于我

做了插画师的撰稿人不再是编辑。 欢迎约稿、约画、买画。画作见下方“我的豆瓣”>>相册。

网易考拉推荐

肖全:成都粉子一路相伴  

2009-06-21 21:22:00|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夏小茶  图片/肖全


  他朋友说:“你拍谁就是谁一生当中最好的照片。”
  他自己说:“我把中国最牛的人一网打尽了,够了。”在他最著名的摄影作品集《我们这一代》中,你可以看到顾城、崔健、何训田、王安忆、朱大可、陈村、史铁生、张承志、贾平凹、王朔、三毛、杨丽萍、食指、谭盾、张艺谋、唐朝等98位艺术精英。
     他同行说:“肖全,我决定再也不拍照片了。理由有三个:第一,我认为在中国拍人像拍得最好的是你。第二,我一辈子也超不过你。第三,我觉得拍人像还是局限很大。”
     他叫肖全,一个1959年出生的四川人。


他眼中的成都粉子
  多年前,肖全在成都拍了一个叫易知难的歌唱演员,有人说“这张照片让很多人发疯,看完这张照片以后你会觉得她区别于你周围十公里以外的任何一个人。一辈子要有一张这样的照片就好了。”在见到那张照片之前看到这样的评说,主观想象以为会是张动态的照片,一个难以捕捉的美妙瞬间。然而当肖全把夹在书中的这张照片翻出来给我们看时,呈现在眼前的却是她异常静态的时刻:一如既往的黑白光影里,一个穿着宽大长裙的姑娘安静地坐在椅子上,长长的秀发披下来直垂腰际,她一手拿着一根烟,一手端着烟灰缸靠着膝盖上,美丽的面孔含着淡淡的忧愁,眼神低垂,似乎正恋着一个遥远的时光。
  易知难,在80年代曾经是艺术圈里非常抢眼的粉子,一次她跟肖全说:“我们认识那么久,你都没给我拍过照片。”于是,他们一起去科甲巷买了那身裙子,然后来到易知难的琴房准备拍照。易知难化妆时,肖全在一旁给杂志写崔健的照片解说词,无意中回头,发现易知难边抽烟,边流泪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个雕塑。肖全便轻轻地拿起相机,一直拍,连着拍了好几个胶卷,其间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
  “生活中的易知难很开朗,常笑来笑去的,但我选的是她含泪的照片,可能因为它符合我个人的气质,很多人也觉得我安静而忧郁。所以,摄影好像是真实的,它其实掩盖着巨大的主观性。”那这张照片易知难自己喜欢吗?肖全说:“全国人民都喜欢。不过后来她对我说,希望不要再提当时她个人的伤心事了,我答应了她”。现在,易知难已经没有做演员了,肖全也不清楚她在做些什么,只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
  的确,直到现在,这张照片都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去年年底甚至还有人为它建了个豆瓣小组;曾有个记者朋友告诉肖全,在北京的一个展览会上,一位男士在这张照片面前站了两三个小时;还有位杂志主编,把易知难这张照片设为电脑桌面,有次打开电脑,看着看着便哭起来了。“每个人会有不同的感受,都会带点主观感受。”肖全说。
  除了易知难之外,肖全还拍过那年代很多成都粉子,如诗人翟永明。而近些年也拍过一些成都粉子,印象比较深的有一个叫周乔的模特,“皮肤好,五官好,开朗温柔”。也曾应黑楠之邀参加张靓颖回馈“凉粉”的演唱会而拍过她。
  对比过去和现在的成都粉子,肖全觉得没有什么总体上的区别,都是相同的社会、文化背景,都爱吃辣。说到不同,因为年代不同,衣着风格上有些改变,早年穿旗袍,而今,现代装更开放一些,加入了些西方元素。而最大的区别都还是回到个体上,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


  
摄影带来的朋友和布农小院
  “拍谁就会爱上谁”,这也是圈子里流传出对肖全的评价,当然这个爱是广义的。肖全1985年拍了何多苓,1986年拍了顾城、北岛,1990年拍了三毛,《我们这一代》摄影画册的拍摄从那时就有意无意地开始了。1992年4月去北京拍杨丽萍的当天他成了自由人,从此走上了职业摄影师的道路,也渐渐和每一位他拍过的人成为了朋友。
  因为功底在那摆着,肖全的拍摄向来都挺顺利。唯一一次费周折的是拍王朔,那时正是王朔最火的时候,每天接受无数电话采访,根本不让拍。但通过朋友的引荐,王朔很快答应了肖全的拍摄要求,双方还相互道歉。
  肖全曾打算为崔健、杨丽萍、陈凯歌、姜文和张艺谋做终身拍摄,但至今唯一做到持续拍摄的只有杨丽萍。所有拍过的名人中,在肖全眼里,最美也最有气质的非杨丽萍莫属。完成了这次在成都的工作,他就马上赶往云南为杨丽萍拍她的第三个大戏——大型衍生态打击乐舞“云南的响声”。
  说到云南,肖全跟丽江缘分不浅,这得源于一个叫布农的朋友。布农是一个有点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从小喜欢哲学、画画,曾两次走茶马古道,途中遇到了9个活佛给他开光。肖全与他初次在丽江认识时两人就非常投缘。“突然有一天他就跟我讲,说咱俩在丽江开个酒吧吧,你什么都不用管。我也知道他的意思,他认为我是他的好朋友,想用这种方式让我多去丽江,多跟他玩玩。”于是布农开始张罗酒吧的事,很快他就告诉肖全已经找到地方了,还想取一个跟三毛有关的名字。起初想来,现在的背包族和当年的三毛很相似,肖全便答应了布农的要求,还拿了自己当年拍的三毛照片放在店里。
  但后来肖全又觉得名字不能叫三毛,三毛其实跟云南没有任何关系,“她仅仅是一个很有名,跟我有关的人,但是布农你不同,你在丽江有影响力,是一个活生生的、实实在在的、可触摸到人物,人们可以到你的楼上来喝茶,找你聊天。”肖全希望布农一定要用自己的名字,那个酒吧现在就叫“布农小院”,布农给肖全10%的股份。
  他俩不常见面,离上次见面又有一年多了,但始终是惺惺相惜的好友。前不久还有一个女孩为布农带口信,说他很想肖全。“有时候他想我了,会打电话来说:快回来,有钱拿了!”肖全大笑着说,“他知道我一直都在路上,想给我一种归宿感,一种‘回’丽江的感觉。”

去年在叙利亚旅行时拍于一个清真寺,这张照片是肖全的最爱之一。

 

找个成都女友也未尝不可
  当年,肖全去深圳参加一个展览,开始他也和很多人一样觉得深圳缺少文化气息,很多朋友陆续离开了,而之后他因机缘巧合,一呆就是17年。虽然沿海的气温高,会有“蒸发了、烤瓜了”的感觉,但他也很快喜欢上了深圳的干净和带给他活力的阳光、有山有海的风景,以及在滨海江大道开车狂奔的刺激,“旁边还有白鹭跟我平飞,感觉很好,我经常这样一个人出去。”
  生长在四川,肖全认为成都很有文化积淀。有次他在杜甫草堂,遇到一个女导游在非常熟练地给游客讲解三国风云,给他以时光倒流的感觉,很是感概。
  肖全曾爱跟朋友开玩笑说等老了以后要开个照相馆,这个愿望马上就将在成都实现了。他正在规划一个位于三圣乡东篱菊园的工作室。“田园”和“朋友”,是他看中此地的两个最重要的关键词。
  半个月前,他跑去三圣乡何多苓的院子里泡着,让他对三圣乡的好感又加了分。“这里让人很安静,很吸引我。”未来他的工作室会包括一个照相馆的部分,市民、当地农民都可以去拍照。还会有一个小型影像博物馆,当然少不了多年来他拍过的美女和各地影像收藏,比如布列松签名作品、马克·吕布送给他的海报、书和明信片等等,还可以在那里寻到他个人历史性的脉络。
  工作室建成以后,肖全会有更多时间呆在成都。“找个成都女朋友也未尝不可” ——虽然,前不久还有一个在台湾开公司的朋友想给他介绍台湾女孩。在肖全眼里,台湾女孩比较传统,不会太像现在很多大陆女孩那么追逐物质。几年前他曾经说自己没有足够的钱满足女友,现在呢?“还是没有。”因为即便有再多的钱,遇到贪得无厌的人,始终还是不够的,但如果遇到不那么“物质”的,花几块钱吃顿饭,或买几朵莲花送给她,也会很开心。
  因为职业原因,肖全接触过无数美女,眼下单身的他,理想中的另一半要好看、善良、聪明——首先说出来的就是“好看”,不知是否排名不分先后,但已可见摄影师是货真价实的“视觉动物”。除了“好看”还不行,彼此还得有相似的爱好和品位,“总不能一个人很喜欢电影、音乐,另一个人却毫不感冒。”
  他自己也常抱怨说“处女座的性格可能是过于挑剔了,真有完美主义倾向,所以有时候也挺失望的。至于我自己是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我不知道,这得别人来评价。”

最近的作品中肖全特别喜欢这张小孩钓鱼的照片,传递出人和自然的关系。

 

肖全简介
1959年出生于四川,现居深圳。自由摄影师。1991年出版《天堂鸟》三毛摄影专集。1994年为张艺谋电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担任图片摄影。1995年为杨丽萍电影《太阳鸟》担任图片摄影。1996年出版花了10年时间拍摄的大型摄影集《我们这一代》,其中几乎囊括了所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文学艺术界风云一时的人物,包括顾城、崔健、何训田、王安忆、朱大可、陈村、史铁生、张承志、贾平凹、王朔、三毛、杨丽萍、食指、谭盾、张艺谋、姜文、陈丹青、唐朝、窦唯等98位艺术精英。肖全从此有了“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师”的美誉。2000年出版《我镜头下的美丽女人》。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