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草木间

A Cup of Dancing Tea

 
 
 

日志

 
 
关于我

做了插画师的撰稿人不再是编辑。 欢迎约稿、约画、买画。画作见下方“我的豆瓣”>>相册。

网易考拉推荐

很久很久以前……(2005.10.25)  

2009-07-10 15:42:00|  分类: 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quiet inside -- Andy Tubman

 

  很久很久以前,我见了一个网友mm。
  很久很久以后的今天,我在另一个老友的网站上无意间看见她为我写下的文字。
  因为那个网站的背景色和文字的颜色全是饱满的黑色。打开以后等于什么也看不见。我还以为主人把一切都删除了。正准备关掉网页的时候,我竟意外地发现了机关只要用鼠标全选,白凄凄的文字就在黑暗里一排排浮现出来!
  我的心的确被震撼了,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细看下去,人人熟悉,却又字字陌生。回想那些年,跟着几个朋友在那个小小的社区里面瞎混,意气风发,年少轻狂……真像一场绚烂的烟花,熄灭了,散场了,大家各奔四方。所有那些曾经真实经历过的难忘的岁月,因为种种原因,已经慢慢地被黑暗埋葬,被记忆埋葬了。
  这个mm的文字我认真地读了两遍,心里有百般滋味,但最想说的话,还是她在文章最后的那一句:
  “除了很落俗套地说一声谢谢,我不知道还怎样来表达我的感情。在我最美好的年月中遇到你们。”
  心里有东西被触动,酸酸的。
  以下把文章贴出来,作为纪念吧。
~~~~~~~~~~~~~~~~~~~~~~~~~
                  
                云开见月

  
  是在一个叫做“雕刻时光”的酒吧里见到传说中的小月姐姐。

  周六那天,在朝阳公园附近给小月姐姐打电话。
  我说,小月姐姐,出来吧,我在朝阳公园这边,离四惠很近呢,大家见面吧。
  小月姐姐在电话的那一头说,我换工作了,今天加班,要不你过来,今天雕刻时光有一个小型乐队演出,我们就在哪儿见吧。
  我说,好。
  小月应该是五点半下班,乐队七点开始,我打电话的时候,时针刚好指在两点半与三点之间。到我从宜家出来,拎了大包小包坐上出租车的时候,时间竟然一下子就到了七点十七分。担心小月姐姐等得久了,在车上给她打了个电话,竟仍然在加班,告诉我先过去,等下班了,来陪我说话。

  很早以前就知道雕刻时光这么个地方,但进去还是第一次。大概因为乐队的缘故,刚刚上转角的楼梯,我就被喧闹的声音击中了,停住稳了一下,上到二层的阁楼,竟然暴满,几乎连个转身的地方都没有。乐队的主唱(应该是主唱吧?),老有一些音压不准,但整个酒吧的气氛很热烈,找吧台里的小mm放了我手里提着的藤制的杂物筐子,然后挑了一个视野没有阻挡的地方坐下来。
  这时不过七点四十。
  虽然是第一次一个人进这样咖啡吧,但现场气氛很好,我也是放松以后,很容易融进环境里随音乐摇摆的人。雕刻时光成立最初,是以小规模播放艺术电影而声名远播的一家咖啡吧,声名建立起来以后,规模慢慢地变大,在魏公村的一家店发展到现在三家店的规模。而最初的艺术电影也消弭于洱。有时候,大概一件事情做得久了,慢慢地成为习惯,也有了自主地方向,很久以后回头过来看,就离最初划定的轨迹远了的吧。
  坐的地方有点低,所以换到吧台旁边的高脚凳子上,全场反应尽在眼底。美女其实很少,帅哥也没有见到-_-。总体说起来,还是附近的学生居多。今天总算是很特别的日子,数码相机见到好几部,带三脚架以及显示液晶屏的摄象机也见到了一台。向吧台里那个很秀气的小mm要了一杯白水,并且有一句没一句地找人搭讪。
  八点半,一个穿白外套的女孩进来,和那个很秀气的小mm打招呼,一边说话一边掏出手机。只是凭直觉,我大叫小月,然后那个女孩子很惊诧地抬头,望着我,不说话,不说话,时间久得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我的第六感出了什么问题,认错人了,所以,稍微有点犹豫,又说了一句,小月姐姐?小月才像是被解开了定身魔法一样地反问,清清?
  认识了两年才见面的朋友。我很喜欢小月姐姐这样对别人介绍。

  以前对小月姐姐的印象多数是文字上得来的感觉,而我的经验又通常告诉我,文字里显露出来的内心,从人的外表来看,往往被外貌、动作所掩盖掉,有的时候,反而会给人截然相反的概念。比如废狗。
  还是木头和跳蚤的形容和我所见到的小月姐姐慢慢合二为一。
  这是一个安静,气质里带了飘忽的女孩子。说话速度不快,个人的情绪在平缓的语调下面见不到起伏,说话以及听人说话的时候,总会在那么一个瞬间让我感觉她只是活在她的思维里。在聊天的时候,有好几次,我捕捉不到她的眼神,这种不能确定对方好恶的感觉每每令我停下来,等待她眼神再次聚集起来。
  九点,乐队结束。和小月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来。小而昏黄的灯,我的右手是窗,小月姐姐的身后是隔断A区和B区的帷幔,没有目的说话,其间,她起身两次把做好的策划方案给她的领导(一直觉得领导这个词用得非常可爱),我起身拿了一回水。小月回住的地方大概得花一个半小时,两次邀请她去我租的房子住一个晚上,被拒绝两次-_-
  十点不到,离开。
  走到公车站,看着小月姐姐走到对面马路去搭车,突然感觉得到那个背影走远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很多人相遇了,分开了,在彼此的生命里短暂的停留,然后继续很寂寞地走过去。这种感觉在我很多次聚会以后,便一次次地出现,想留住曾经喧闹却伸出手没有办法挽留的空落。谁是谁的过客。谁又不是谁的过客?
  小月姐姐是我在妖都这么长时间所见的,所要见的最后一位朋友。除了很落俗套地说一声谢谢,我不知道还怎样来表达我的感情。在我最美好的年月中遇到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