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草木间

A Cup of Dancing Tea

 
 
 

日志

 
 
关于我

做了插画师的撰稿人不再是编辑。 欢迎约稿、约画、买画。画作见下方“我的豆瓣”>>相册。

网易考拉推荐

《别人的读书笔记》的转发  

2009-12-01 13:25:00|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篇文章为《别人的读书笔记》的转发,原文章地址为:http://miaowei.net/logs/52659590.html

 

原文:

 

作者顾文豪,来源南方都市报

 

卡尔维诺在《为什么读经典》中曾这样评价博尔赫斯: 

 

我将先讲我对他情有独钟的主要理由,这就是我在博尔赫斯那里认识到文学理念——— 一个由智力建构和管辖的世界,这个理念,与20世纪世界文学的主流格格不入,应该说是背道而驰。发现博尔赫斯对我来说,就像看到一种潜能,这潜能一直都在蠢蠢欲动,现在才得到实现:看到一个以智力空间的形象和形状构成的世界,它栖居在一个由各种星宿构成的星座,这星座遵循一个严格的图形。

 

我十分认同上述这段话及其透露出来的文学观念——— 写作,不单是情感的事情,可能更要紧的是写作者的智力与想象力。一类作者至多只能提供给读者以廉价的情感抚慰,另一类则凝神绝虑企图构造出“以智力空间的形象和形状构成的世界”。

 

我读新出版的《密涅瓦火柴盒》,卡氏的话就时常浮漾出来,感受最强烈的莫过于埃科文本所透露出的智力的余裕。或者可以这样说,要想“以智力空间的形象和形状构成的世界”,写作者先得为自己酝酿出一个自足的“智力空间”。令人生叹的是,埃科几乎本本著作都能自成一世界,光华夺目却又各有意趣。这回的“火柴盒”虽小,可擦亮的光焰仍然刺眼。

 

——恩,我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喜欢卡尔维诺、博尔赫斯和埃科了。他们非常值得尊敬,非常牛。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