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草木间

A Cup of Dancing Tea

 
 
 

日志

 
 
关于我

做了插画师的撰稿人不再是编辑。 欢迎约稿、约画、买画。画作见下方“我的豆瓣”>>相册。

网易考拉推荐

和《致女儿书》一样乱的读后感  

2011-03-07 01:11:03|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致女儿书》一样乱的读后感 - 夏小茶 - 人在草木间

  看书我有很多坏毛病,今天先列出来示众一下:
  1、看得少。
  2、看得慢。
  3、很多书买(得)了很久都没看。不是不想看,而是浮躁,静不下来,很多时间浪费在网上和其他事情上了。
  4、经常同时在看几本书,而对一本书而言,阅读周期有时会拉长到几个月,断断续续,等到终于看完了,发现把开头甚至中间都给忘了。
  ……

  列出来就是用来忏悔的,以后努力改,尤其是前面三条。
  第四条,就是上面这本《致女儿书》在我这里遭遇到的情况。
  记得这本书刚出来的时候,2007年,我就想看了。那时就知道这本书里有很多王朔从来没有说过的心里话,直白的,温柔的,叫大家很不习惯的,好奇的。直到去年和朋友去逛万圣书园,它就像是主动地、堂而皇之地撞到我面前来,我才买了回来。还好没有束之高阁,我很快开始读。
  开头很好看。开篇就很亮:
  “有一天夜里,看见这样一个画面:夕阳下,一座大型火车站的道口,很多列车在编组,在进站,层层叠叠压在一起,像有人在拉无穷大的手风琴。
  …………
  “这是你出生的那一刻,你在宇宙洪流中,受到我们的邀请,欣然下车,来到人间,我们这个家,投在我们怀中。每个瞬间都是一幅画,美好的,死亡那一刻也是如此。
  ”你是从画上下来的,我们都是,我们为人之前都是在画中。永恒是一幅无涯的壁画,我们是其中的一抹颜色。“
  其实从自序就开始好看了,王朔把自己也说成是女的,因为他说到自己其实一直特想被人养起来这种女人的心理。所以他说”我们“:
  ”我们比较关心谁比谁——人比人,有什么不同,不一样,好多点,还是坏多点,不比货!疼有多疼,疼一般什么时候来,来的时候多长,什么时候能过去,实在过不去怎么办?小说、文学就是聊这个,分析人、还有性的。所以女的爱看小说,也懂小说,简称知音。
  ”男的一边呆着去……“

  我这不是书评啊,应该是读后感,所以引用这么多,是想给你们看,也是想自己记着。
  我今天还学了点朔爷的文风,有人看出来了没?语言风格是其一;内容随心所欲是其二。
  
  接着说我读这本书的经历,不抄书了。
  读了没多久,就束之高阁了。记得是看到《关于爷爷奶奶》那一部分,很多细节,关于家庭历史的,看得我失去了耐心,就放下了,一放就是几个月。(参见开头第4条,所以刚才抄书之前我又看了一遍本书前几页。)
  直到今年春节回家之前,脑子里全是我爸的病况,收拾行李的时候,才想起了这本没读完的书。这时这本书在我这里剥落了很多标签,只剩下这个:一个父亲写给女儿的心里话。
  我和我爸沟通不多,虽然一次聊天可以长达几个小时,也愉快,但次数太少,板着指头能数过来。我也是离异家庭里长大的女儿,这一点和王朔的女儿一样。但我可能比她幸运一点,童年很不错,有很美好的记忆,那时候我们可是让很多人羡慕的家庭,有没有评个五好家庭什么的不知道。
  但后来的生分依然还是发生了。看到王朔在书里那么努力地跟他女儿交流,表达着爱和歉疚,我不知道我爸是不是也这样想过。我们大概是几年前才开始说很多话的,不写信,电话上也说不了多少,长聊还是得见面,坐在茶馆里就是一下午。但我爸还不像王朔这样,把心肝都要掏出来似的要给心肝宝贝。我爸就爱跟我说事业啊医学啊哲学啊人性啊什么的,通常都是非常宏观的。
  我一直清楚地记得那次在成都双楠附近一个商场楼上的茶馆里,我们聊了几个小时,我爸来了一句:”这些话我也只能跟你说了。“他现在的家庭是一大家子人,那个女人那边有很多亲戚,经常在他们家里,来往密切,像一张密密麻麻的网。肯定是热闹的,但他们没什么文化,我爸在某些方面是寂寞的。
  也不是说我有文化。是跟那些人比,至少我能听懂多一些,交流互动多一些。我也是经常挨他骂的,说我不看书,没法交流,没写出个小品上春晚什么的……

  我是想说什么来着?
  春节前后回去两次,我爸手术前和手术后,都还在跟我和我哥说往常那些宏观的东西。但在手术前一天晚上,也跟我们说了一些从来没说过的话,微观的,两个家庭的孩子在将来……听的人都心知肚明,有些话是当遗言来说的。听得人胆战心惊,也不知道该阻止还是不阻止好。那是癌症啊,又是很危险的大手术。
   再早几天,手术前几天,我从北京回去,站在我爸的病床前,周围围了一圈人,三边亲戚——我妈家里的,我爸家里的,那个女人家里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围在我爸面前。我就跟王朔在他书里说的他自己一样:
  ”表达感情是很困难的事……心被压在很多层棉被底下,要挂在脸上就觉得是像在装,这也是我不愿意去墓地、病房这类地方的原因,每次去都手足无措,回来要一个人坐着喘半天长气,好像刚去过高原。“
  不好意思,又抄书了。
  没想到今天写了这么长。好像有点刹不住车了,但其实我想结束了,但不知道该怎么结束。
  那不如就这样吧。就像王朔写这本书一样,格式上没有任何章法,开头正经写了两章,一会儿又变日记体了,甚至连目录都不管它们了,空了好多没写,因为写不完,说不尽,有些又没法说。
  这本写得乱七八糟的书,应该还会再看的。


PS:
今天负面能量了一下下,希望不要影响大家奔赴新一周的心情。
补发这张今天下午看书时拍的照片,本书里的一段话:
和《致女儿书》一样乱的读后感 - 夏小茶 - 人在草木间

  评论这张
 
阅读(100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