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在草木间

A Cup of Dancing Tea

 
 
 

日志

 
 
关于我

做了插画师的撰稿人不再是编辑。 欢迎约稿、约画、买画。画作见下方“我的豆瓣”>>相册。

网易考拉推荐

小关庙的人间烟火  

2011-04-24 21:50:12|  分类: 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篇旧博客,改了改,卖了,平媒勿转。
 网媒转载你们也该给稿费的晓得伐?至少征得我同意吧?别让我念咒语...)
-----------------------------------------------------------------------------------------------

  上大学的时候,每周末我都要去一次太升北路我爸的诊所。每次都是在玉沙路下车,走过去,然后又在玉沙路等车,回学校。无数次与小关庙擦肩而过,我不知道它的存在。
  我老家不在成都。我们家没有爱吃羊肉汤的传统。我自己也不太喜欢吃羊肉。——这三个原因加起来,导致了后来我住在小关庙那么久的坐怀不乱。
  毕业后我离开成都几年,07年回去,08年开始在红星路附近找房子。当年5月11日,我看中了小关庙和狮子巷交接处的一套房子,交了订金,打算过几天就搬进去。结果第二天就地震了,当时我还在想:那栋老房子没事吧?
  我是6月1日搬到小关庙的。当时我在博客里写:“不知道今年其它人是不是也曾希望五月快一点结束?反正,六月终于来了,松一大口气。五月终于成为历史。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必须向前走。走到六月,第一天就是节日,最可爱的孩子们的节日,多好啊。”
  那一阵子正是余震频繁的时候。我的阳台下面就是著名的羊肉一条街,但那时我还是不知道它的名声。一来季节不对,二来因为放眼望去,不远处拆迁完了的一大片空地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帐篷,五颜六色的,像一个联合国临时营地。这是小关庙给我的第一印象。
  后来很快知道了小关庙的大名鼎鼎,因为鲜美的羊肉汤锅,却非关云长他老人家。在网上搜资料,有说小关庙跟关羽没关系的,又有说有关系的,搞得人有点犯晕。不过这不是重点,我这个小成都,只想说说在这条老成都的街上,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一段短暂的私家历史。
  那时因为忙着搬家,与各种琐事战斗,无心欣赏窗外的风景。直到第二年的春天,三月的一个中午,我走在小关庙居民楼外围的墙根下,一抬头,忽然看见一大片紫藤萝开得轰轰烈烈,有五层楼那么高。紫色的花朵爬满了好几户人家的阳台,就在我隔壁两个单元。当时我除了震惊,就是觉得:这些人家真幸福啊!不过像我这样突然撞见也很幸福。这是陈旧的小关庙给我的唯一的一次惊艳。
  后来也有很多细水长流的好景致。我喜欢站在阳台上看:春天路边槐树花开了,然后落了一地;猫儿窜上老房子的屋顶,躺在瓦片上晒太阳;不远处一堵宽宽的老墙上爬满了爬山虎,基本上成为了我发呆时想起季节更替、时间蔓延的参照物。
  夏天的小关庙还算市中心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那些羊肉店要么在做其他生意:烤鱼、豆汤饭,要么干脆什么也不干,冷清得门可罗雀。但秋天一来,所有的店就都挂出羊肉招牌,热火朝天地经营起来。然后跨越整个冬天,直到来年天气回暖为止,每天晚上都很热闹,像一个漫长的节日。我住在临街的五楼,窗外除了不停地飘进来羊肉汤的味道,还飘进来各种有趣的声音:
  店与店之间抢生意抢得很火爆,每家派出两三个人,在路边一字排开,看到神色饥渴、左顾右盼的人就蜂拥而上地招呼:“这边来!这边来!”“停这里!停这里!”“老字号!老字号!”偶尔还会因为抢生意抢得吵起来。中午会好一些,但也有这样的高喊。有时我睡到中午,被这些声音吵醒,就知道时间了。有次我哥在我家听着这些吆喝声,忍不住了,在客厅里大喊:“那边去!那边去!”像跟楼下对歌似的。我大笑。
  除了拉客的声音,还有来往汽车的声音,食客们高谈阔论的声音,以及卖艺者的声音。卖艺的,最开始只有一个吹笛子的中年男人,入秋后他就出现了。每天晚上七点过一点,非常准时地,他就吹着永远的开场曲《沧海一声笑》由远及近地来了。第二首一定是《铁血丹心》。第三首是《北京欢迎你》……如果没有客人点歌,他会反复吹这几首,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偶尔听到《生日快乐》和一些流行歌曲,但很少,可见他的生意不好。
  后来有天我和家人终于在楼下吃羊肉火锅了,这个吹笛子的男人来了。他把歌单递过来,说:“点一首吧,《笑傲江湖》很好听。”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他,一个很普通的中年人,没有“江湖”上的装束,要是手里没有那个笛子,根本看不出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我有些尴尬地笑,抱歉地说:“不用了,就住在这上面,每天都听见你吹。”大家都笑了,他也是。他也抱歉地说:“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了。”他就走了。这片刻的气氛一半尴尬,一半轻松,就像鸳鸯锅底。我还觉得有点神奇,听了几个月他的笛声,居然见了面,说了话,关键是他竟然还跟我道了不必要的歉。
  天气越冷,楼下的生意就越火爆。卖艺的队伍也壮大起来,弹吉他的和卖唱的都来了。卖唱的是一男一女,推着一辆载满音响的三轮车。男的是个盲人,他负责唱歌,都是流行情歌,嗓子还不错。女的负责引领他走路,推车,控制音响,收费等等。他们会从路的一头以极慢的速度走过来,边走边唱,一直走到路的另一头,不打来回。一般这一路走来,我能听到五六首。唱完一首的间歇,男的还会说上几句,比如:“这首歌送给在座的所有朋友,祝你们万事如意,身体健康……”歇一会儿,继续走,又开始唱下一首。
  有天傍晚,在一群店员的拉客声中,我听到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它出现了两三次,才听清是一个女人在唱:“爱得越深越缠绵。”走到阳台去看,没有发现声音的来源,也没有太在意,可能是哪位女士喝高了吧。晚一些时候,我下楼到路边的小卖部买东西,这个声音突然在我背后不远处高分贝地出现:“爱得越深越缠绵,爱得越深越缠绵,爱得越深越缠绵……”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女人站在离我十米远的地方,她蓬头垢面,偏胖,穿着破烂的厚衣服。她对着旁边灯火辉煌的大排档反复地唱那一句歌词,声音非常响亮,整条街都能听见,很多人都在看她。唱够了,她走到离我更近的IC卡电话亭,拿起电话听筒,高喊道:“喂喂,好,家乡好啊,牛羊成群啊,我代表家乡人民感谢你啊!”
  在小关庙住了整整一年,经历了大部分的安静日子和一个辉煌的冬天。搬来之前,完全没想到会听到这么多形形色色的声音,会去注意到这么多生活在陌生轨迹上的人。我经常和我的猫一起立在阳台上,看楼下活色生香的世界,能看清摆在路边的那些座位上,人们的衣着、表情、喝高没有。随着飘上来的香味,也飘上来浓浓的生活气息,那是记忆里一段地道的人间烟火。
  最后还有一件趣事:今年春节,我从舅舅家出来——他们家就在小关庙旁边的石马巷——我本来是该直接往南去玉沙路的,谁知一边想着点什么事,一边就走到了狮子巷,再往北一拐,朝小关庙走去……当我突然意识到完全走错了方向的时候,心里惊了一小下。马上停下来,调头往回走,在那两三秒钟的恍惚里,我真的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离开快两年了,我居然以为我还住在小关庙呢。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